追逐着还在缓慢前行的老兵方阵想将拐杖给两位

  五六个不过六七岁的孩童突然跑出人群,捡起方阵走过之后遗下的两根拐杖,追逐着还在缓慢前行的老兵方阵,想将拐杖给两位老兵送去。
 
    但两位老兵直到黑大汉高声吼道:“礼毕之后”,才冲几名尚有几分懵懂的孩童庄重的行了一礼之后接过了自己的拐杖。
 
    也不知道是那位退役士兵带的头,高举着手臂纵声狂呼:“独立团,万胜。”
 
    “独立团,万胜!”所有退役老兵们同时举起自己的手臂高呼。
 
    “独立团,万胜!”所有独立团官兵们举起了自己的手臂。
 
    “独立团,万胜!”百姓们也举起了自己的手。
 
    。。。。。。。。
 
    许多年后,柳雪原在记录自己一生最感动的五个时刻中,这一幕被她记录在第三个。
 
    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在看着两名老兵以右手行礼,而用仅存的左腿跳跃前进,右腿空空的裤脚随着跳动的风空空如也的摆动时,我的眼泪也终于忍不住了。亦深深的懂了刘浪说的那句话----老兵不死,唯有砥砺前行。他们的躯体虽然残缺,但从未有死去过,他们依旧在为我们这个民族前行,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枪林弹雨。
 
    。。。。。。。。。。
 
    ps:谨以此章献给所有为参与过卫国战争以及为我中华民族参军服役付出青春的退役老兵们,无论你们是否耄耋是否人近中年是否风华正茂,你们,曾经是中华民族和共和国的脊梁,现在,你们依然是。你们,会被历史铭记。你们永远是共和国最可爱的人。
 
    同时,推荐长风大神的新书《幕后》,周五上架,喜欢谍战的书友们可得去支持一下。
 
 第832章 民国版“非诚勿扰”
 
    可以说,这个除夕,给在场广元人们留下的,绝对是他们一生都难以磨灭的震撼。
 
    当然,极度的震撼过后,更多的是欣悦。
 
    因为,守护他们的独立团,竟如此的强大。
 
    是的,出于种种原因,独立团没有展示任何肌肉,除了四门山炮算是重武器以外,其余不过是步枪和手枪而已。但是,没人觉得他们不强,相反,所有人都敢很确定的认为,他们,就是强军。
 
    两年前击溃日寇第八师团,以及广元川北地区难得的三年平静没有遭受刀兵之祸,就是明证。
 
    因为极度的震撼,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注意到,他们是将这一幕深深的刻进了脑海,而城防司令詹成芳那位爱好摄影的宝贝姑娘,却是用她那台老式的莱卡II型照相机记录下了独立团步兵方阵和老兵方阵走过训练场的瞬间。
 
    恐怕,詹小姐也根本没预料到,她抓拍的独立团老兵方阵右手行礼并单腿行进被誉名为“老兵不死”的那张老照片,将和著名记者柳雪原所著的《我经历的抗战十四年》一起被收录进未来共和国的军事博物馆,成为记录中国人民抗战的一件重要历史文物。
 
    盛大的阅兵仪式完成,接下来自然就是欢聚一堂。
 
    四川的冬天因为秦岭的缘故,挡住了来自北方的呼呼寒风,温度并不是很低,除夕这天老天也算给面子,不仅没风,还艳阳高照。
 
    独立团全体官兵就在训练场上,以营连为单位,摆上早就从基地搬过来的长桌。同时,每个营将自己营归队的老兵都迎入自己的席间,由各连主官亲自作陪。
 
    这次,已经在各位闺秀面前亮过相的中尉上尉们要陪老战友,没时间再去她们面前晃悠了。阅兵前和阅兵时,刘团座早已给了他们足够展示自己的时间。用通俗点儿的话说:公孔雀,早已经开过屏了。
 
    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已经散出去了,接下来就得看各位四川女娃儿和一帮注定要做丈人丈母娘的士绅们的眼光了。
 
    这,就是刘团座为自己属下这帮光棍们搞的民国版“非诚勿扰”第一个环节----靠帅夺走你的眼。
 
    从效果上来说。。。。。。目前还不太看得出来。各位“丈人”“丈母娘”现在还很冷静的准备大快朵颐呢!做为母孔雀的川妹子们虽然泼辣,但也不至于把自己的爱慕之心拿到酒桌上来说。
 
    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当刘浪和一众独立团高层们请他们入席,却被以王县长为首的一帮士绅们给拒绝了。
 
    理由是,今天既然是军民同庆,那有官兵们在寒冷的野地里用餐,他们却在帐篷里吃饭的道理?要吃,那大家伙儿就坐一块儿,这样互相敬酒摆龙门阵也方便。
 
    刘浪微微一眯眼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去笑话他或者提醒他。除夕放大假,该怎么开心怎么来呗!
 
    除夕和大年初一初二三天,是独立团全体官兵的假期,参与战备值班值勤的,军饷按照平日的三倍发放。能在这里喝酒的,也就是除夕一天放假的官兵,所以这酒喝起来自然是放开了。
 
    依据中国人的传统,这第一碗酒本是敬给先辈,但是,在刘浪的提议下,所有人都将第一碗酒倒在了自己面前的地上,敬给一里地外长眠于陵园中的烈士们。
 
    接下来自然就是各喝各的,不管是想和谁喝,拿着能装上三两酒的土碗敬过去就是。
 
    先是那帮老兵,因为他们先前在阅兵式上令人感动的前行,几乎所有人将第一目标对准了他们。从刘浪和一众校官开始,端着酒碗从步兵一营走到后勤部,将能在几日内返回独立团的三四百老兵全部敬完。有些遗憾的是还有一大半老兵因为村寨的留守任务或者是进入了华商集团被分派各处没有赶回来。否则,光敬这些老兵酒,都够吃一顿饭的时间了。
 
    敬完了老兵,就该从第四师和新61旅来的一帮客人以及独立团一众高层了。各营的主官敬的酒要不要喝?那都是独立团最骨干的中层,必须喝。
 
    樊绍曾袍哥出身,喝酒是他道上交朋友的本事,那酒量也是杠杠的,张炎虽然是广东人但在军中日久,看着是白面书生一个,酒量竟然也很大,不用带的属下挡酒,就各自干了三大碗算是把独立团的几个营级校官敬的酒给喝了。
 
    但是,当各营各连的老兵们派出代表前来敬酒的时候,这两位就有些掐不住了。尤其是黑大汉大熊竟然都不等两位将军推辞,自己独干三大碗,而只请两位将军喝上小半碗。面对这样实诚敬酒的老兵,就算是将军也无法拒绝吧!
 
    于是,都还没等到独立团高层敬酒,也没等到士绅们敬酒,本就抱着今天要喝倒念头来的这两位将军就喝高了。
 
    看着醉醺醺的哈儿师长搂着大熊仅存的左臂喊兄弟非要跟他拜把子的时候,他那帮还在和独立团营级校官拼酒的属下们的内心是崩溃的,第四师的师长和独立团一名退役老兵拜了把子,以后第四师上上下下还咋和独立团打交道?
 
    尊敬老兵是一回事,但这帮还属于旧军阀传统的军人们对阶级观念还是深入骨髓的。
 
    还好,某团座还算清醒,冲酒量甚豪的大熊使了个眼色,于是,又是两碗酒给“袍哥弟兄,从不拉稀摆带”的哈儿师长给灌了进去。然后,发酒疯的哈儿师长就倒下呼呼大睡了。
 
    老婆多的好处这会儿就出来了,他带的那二十几个姨太太,至少有两三个陪着熟睡的范大师长进帐篷休息去了。至于说其他的,这会儿开始轮番向灌醉他们夫君的某团座敬酒。老公被搞定,一票老婆出来报复,没毛病。
 
    这。。。。。。可真是羡煞旁人啊!至少张炎就没这待遇,静悄悄的醉了之后,只有他的勤务兵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