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张儒浩的高声介绍独立团显然真的没有只放

 现在的炮兵营虽然还没装备上独立团正在研制中的主力火炮暴风火箭炮,但博福斯山炮却是已经高达八门之多,绝对可以和日寇装备着12门日式山炮的一个炮兵大队一较长短了。
 
    他们没有像步兵一样踏着正步走过来,而是缓步走到刘浪等人面前。领头的炮兵少校跑到刘浪面前立定行礼:“长官,炮兵营已准备就绪,请长官下令。”
 
    “传我军令,可以开炮。”刘浪也举手还礼道。
 
    可以开炮?这一刻,估计绝大部分听到他们一问一答的人都是懵逼的。
 
    不就是阅兵嘛!怎么还搞上了实弹呢?
 
    。。。。。。。。。。。
 
    ps:昨天风月章节里呼吁了一下,月票榜竟然就到了军事分类第5名,太感激了,感谢书友们。3000字大章送上。
 
 第830章 用炮来点烟火
 
    在众人有些发懵的视野里。23S.COM更新最快
 
    只见炮兵方阵迅速散开,拉炮的健马被拉到一边,四个炮兵班将四门山炮每隔十五米一门架好,四个炮兵测距仪也一一摆好,几名士兵迅速看着前方并大声的报着数据,架炮的炮兵则根据战友报送的数据迅速的着大炮,而另一些士兵则从一辆马车里卸下四个炮弹箱子放到各自的炮后,并从中各抱出一枚黄橙橙的炮弹。
 
    竟然是真的实弹。
 
    日他仙人板板的,真是实弹。在场的四川人无心里狠狠的吐槽。
 
    “刘团长,这是要搞啥子?”利用炮兵还在炮口的空挡,范绍曾忍不住有些心疼的看着那些被塞入炮膛里的炮弹,满脸蛋疼的问道。
 
    他可是知道,这炮弹看着不起眼,但着实贵,一发炮弹最少也得数十银洋。因为,这玩意儿也是进口的。这四箱子炮弹看起来怎么说也得近二十发之多,如果是用来当礼炮来放,浪费钱不说,关键是这炮弹有钱也不好买啊!如果放到他的四师,平时绝对都是当宝贝一样藏着,别说打了,不是遇到生死存亡的时候,炮兵们想看一眼都难。
 
    当然了,更的是,他的第四师可没这个宝贝玩意儿,顶破天也就两门用了快二十年的老山炮。说蛋疼,恐怕更多的也是羡慕嫉妒恨造成的。
 
    “是啊!刘团长,值此大庆,其他花销也就罢了,但这军械弹药还是能节约就节约一点的好。”张炎也有些心痛的劝道。
 
    这就是一个工业基础贫瘠国家的悲哀,统领大军的将领们或许对钱不太在乎,但对于自己不能制造的军械弹药却从来都是宝贝的很。
 
    刘浪却是淡淡一笑,“值此大庆之时,没有礼花怎么能行?两位老兄不必心疼,这也是对我团炮兵营的弟兄们是个考验,越是紧张的时候这炮啊越是要打的准才行!否则,在比这还要紧张的战场上怎么杀敌?做为我团火力支援部队,他们必须得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好吧!这话说的完全没毛病,两个将军集体无言以对。不过,对刘浪的治军之道却是想不佩服都难了,能把如此庆典都不浪费,来考验炮兵们的心理素质,除了独立团,想来也没其他部队这么做了。
 
    如果没打准,别说这炮兵营会成为笑柄,就连整个独立团恐怕也要在广元士绅面前丢个大人,那可会将前面步兵列队给人造成的巨大冲击力完全抵消殆尽。
 
    不过,如果对着远方山林随便放上几炮大家伙儿看看大炮的威力听个响儿,就当是放个礼炮的话,倒也不无不可。反正独立团看着就很财大气粗的样子。
 
    但是,随着张儒浩的高声介绍,独立团显然真的没有只放放礼炮做样子的打算。
 
    “现在准备实弹射击的是我独立团炮兵营,长城一战,前身为独立团炮兵连的130人官兵一共朝日军炮击136次,罗文峪防御战整整八天,他们平均每天参与战斗的时间在12个小时以上,射出炮弹高达一万余发,打废炮管数十根,炸死炸伤日军无数,正是有他们的存在,日寇才不能肆无忌惮的朝我阵地开炮,他们,是我团最可靠的火力支援部队。
 
    现在,由他们用他们最信赖的大炮来点燃我独立团除夕大庆的焰火。就在前方九里地的山头,每座山头上一座烽火台,象征着我独立团自1932年成立以来的四个年头,燃起的焰火,象征着我独立团将在和日寇抗争的战火中砥砺前行,永不后退。
 
    但是,他们只有四炮的机会,没有试射,没有补射,每个弹箱里,只有一发炮弹。”张儒浩的声音在变得有些安静的训练场上高声响起。
 
    “看到没,两位老兄,我刘浪不是败家子儿,没那么多炮弹供弟兄们玩耍。”刘浪笑眯眯的对着身边的中将少将说道。
 
    不过,
    “嘭。。。。。嘭。。。。。嘭”四门大炮次第发出巨大的吼声,震的二十几米外的人群纷纷捂住自己的耳朵,一帮大小姐们更是花容失色。
 
    仅是开炮就是这么大威力,那炮弹落地后将会是怎样的惊天动地啊!如果赵二狗告诉她们,如果四门炮在九里地之外朝这个训练场发射炮弹,不超过十轮炮击,就能将这个方圆三千平方米的训练场炸成一片焦土,这里的数千人,能活下来的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而且活着的人几乎不会有老百姓的话,恐怕这帮大小姐们就不会在脑海中凭空想象炮弹爆炸的威力了。
 
    在战场上,杀人最多的不是打得砰砰只响的步枪,也不是嗷嗷叫打得枪管子火星直冒的机枪,而是数量看着最少,但一炸就是一大片的大炮。无论1932淞沪抗战还是1933长城之战,**之所以和日寇作战屡次失利,多是大炮不如人的缘故。而独立团之所以能和第八师团硬抗八日,如果没有那加上缴获自第四旅团的十来门藏在工事里的山炮拼命反击,那,战死的可不仅仅是一千来人了。
 
    火炮,在这个时代,就是当之无愧的战争之神。
 
    随着四门炮在不到十秒之内全部发射完毕,在视野所及的山头上,炸起一团火光,接着紧邻的另一个山头上又是一团。连续四团火光在四个小山头上亮起。
 
    “轰轰”直到这时,隆隆的炮声才从远方依次传来。
 
    从大概位置来判断,四门炮打得还算准,至少都击中张团副介绍的那四座山头了。只是,想象中的焰火并没有燃起。
 
    想来,还是差了那么点儿。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凡是当过兵的都知道,没有试射,就能命中目标周边百米,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啪啪啪”范绍曾和张炎同时鼓起掌来,在他们和一众军官的带领下,全场掌声如雷。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惊艳,但真的,很不错。
 
    当然了,也有给独立团面子的意思。
 
    可刘团座却没有丝毫沮丧的样子,哈哈一笑,“两位老兄,这掌鼓的不是时候啊!你们看,焰火来了。此处,才应该有掌声。”
 
    然后,人的视野中,刚刚炸起火光里,一道道冲天的烟花炸起,接着是另一个山头,再接着是下一个。再然后,四个山头冲天的火光燃起,四道巨大的烟柱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