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未来的老丈人们貌似都有些上头这会儿

能不给堂堂王县长面子当着众人面跟他抢女婿的自然不是常人,而“肖一刀”自然也不是他的本名,本名叫肖逸道的广元最大粮商之所以有这个外号,那实在是在座的乡村土豪们没有人不被他“削一刀”过。凡是被他收购的粮食,都会被他找出各种理由削上一成的价格。但人家有位好兄弟在成都当官,而且是不小的官,在座的士绅们也只能咬着后槽牙被其削上一刀。
 
    可这位也是奇怪,向来的原则是只削大户,对于一般老百姓却是并不苛刻,在缺粮的季节还主动对平民降价出售,所以在广元县百姓口中口碑一向不错。要不然,今天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本身就有钱有势,后面还有背景,也难怪他抢起女婿来也是丝毫不给王县长面子。
 
    但在座的也都算是老奸巨猾之人,在肚中腹诽这位不要脸,那不是说这位为了自己十六岁的女儿和王县长开撕抢女婿。
 
    而是,不过十六尚未到婚配的年龄现在被“肖一刀”这么一说,倒成了一种优势,只不过是提前下订单而已。更牛逼的是这位完全可以借助这个两年空挡期做不少事同时还减小风险。
 
    假若独立团这两年上了战场,这种定亲的未婚金龟婿能回来自然更好,但若是战死沙场,那对他闺女也就是名誉上的损失,实际损失并不大。绝对的一举两得的好主意。
 
    “肖一刀,你。。。。。。”老王同志差点儿没拎板凳砸这位“恬不知耻”和自己抢生意的家伙。
 
    詹成芳在一旁偷乐,特娘的还好老子姑娘看中的是脸黑一点儿的凌上尉,竞争没有那么激烈。
 
    “刘团座,还有我,我们家姑娘看上赵长风连长了。”
 
    “不知赵二狗营长婚配否?”
 
    “老赵,赵二狗营长也姓赵,这不太好吧!我们家姓钱,赵钱孙李这排序,才适合。”
 
    “日你个仙人板板,谁说姓赵的不能和姓赵的结亲了?”
 
    。。。。。。
 
    现场是一片混乱,一帮未来的老丈人们貌似都有些上头,这会儿,不光是姑娘的未来幸福,面子也不能丢。
 
    卧槽,这就抢上女婿了?独立团三大巨头面面相觑。
 
    早知川妹子如此“恨嫁”,那相亲规模完全可以再扩大一点点嘛!
 
    。。。。。。。。。。。。。。。。
 
    ps:抱歉,今天更新晚了,风月刚刚开完会回家。还有个事儿给大家说一下,月底从28号开始双倍月票,有票的童靴可将票留到月底再投,感谢。
 
 第835章 异乡异客
 
    最后那个场面是真心火爆。
 
    如果不是刘团座出马,最少有三对带着瓜皮帽的“地主老财”当场拎着板凳就要开干。四川袍哥人家,从来都不拉稀摆带,更何况是抢女婿这事儿?
 
    最后还是刘浪给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意见。大家都看中女婿了,或者是大家闺秀们也相中某光棍了,这个,出于解决闺秀们终身大事的问题,独立团的未婚军官们可以贡献出来。但是,总得给那些军官们一个相自家未来另一半的机会吧!
 
    这个说辞,让另两位独立团上校一脑门冷汗。这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恐怕也就刘团座脸皮够厚乍,能说出来。
 
    但是,对于一帮开始“抢食”的岳父们来说,这话说得没毛病,女方相中男方了,可不代表人家男方就一定同意,这必须得是个双方问题。
 
    于是,刘浪建议想和独立团单身军官们结亲的士绅们把太太和女儿都留下,独立团基地除夕和大年初一初二三天放假,正好由他们组团陪同小姐们在独立团附近的山中同游,利用余下的两天假期互相熟悉联络感情。如果担心自家女儿名誉受损,由其母亲陪伴即可。两天后由独立团派兵将各位太太小姐们皆送至广元县城。
 
    当然了,如果连自己老婆姑娘都担心的,可随同女子们一同入住独立团修建好的亲属探亲专用营地。
 
    听
    过了除夕,就是正月,这帮士绅们都忙的很,回到各自休息的帐篷和夫人闺女一商量,本来三十六家有意和军官们结亲的,竟然留下了四十一个大闺女。
 
    原因是,有的家里可不止一个女儿待字闺中,像那位大粮商“肖一刀”不仅自己留下了,还带着三个闺女也留下了,而最小的那个才十四岁。
 
    还好,这个最小的,只是打算陪着两个姐姐玩耍顺便考察一下未来的姐夫。否则,获悉此事的某团座脸都是绿的,那可是未成年少女好嘛!放后世要被打靶的。
 
    赵二狗恐怕都没想到,他竟然也成了抢手货色。虽然他人长得不怎么样,一脸的横肉就像个屠夫,但他就靠着吼得满场都听得见的“开炮”的大嗓门,竟然还赢得了至少两个川妹子的喜欢。当然了,他那个炮兵营长的身份也给他加成了不少光环。
 
    不过,这位却是傲娇的拒绝了参加明日陪同大家闺秀们同游的光棍团。因为,虽然是独立团军衔最高的光棍之一,但人家赵二狗营长可是个很忠贞的人。
 
    说喜欢大“屁*股”妹子,就一定不改初衷。哪怕是那位小翠护士只不过来了一封信,他就认为已经和小翠护士私定了终身,准备过完年就利用假期直奔小翠护士现在的驻地江苏去把她接到独立团的。为此刘浪不得不利用过年这个机会向时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的张中将发去新年贺电并请张中将为此斡旋。
 
    为了一名随军小护士的调动,刘浪竟然动用了张中将这层关系,此事成为国军高层将领们一时的笑谈。要知道,人情这个东西,可是越用越少的。在他们看来,还不如把这层关系利用到由上校晋升少将那一道至关重要的关口上,而深得光头大佬信任的张中将,绝对有这个能力。
 
    只是,刘浪却不屑一顾,在他看来,属下和兄弟的终身幸福,要远比他当少将要重要的多。而且,少将,他不能自己用战功打出来吗?如果一百颗日本鬼子的头颅不够,那就用一千颗一万颗来换。
 
    。。。。。。。。。。
 
    或许是刘团座的心思都放在男光棍们身上了,忘记了自己的麾下除了男人,还有女人,还有来自异国的女人。